当前位置: 当前位置:首页 >探索 >黄牛定制抢号软件抢挂专家号牟利,判了! 正文

黄牛定制抢号软件抢挂专家号牟利,判了!

2024-05-26 14:46:34 来源:一览英才网旗下钢构英才网作者:焦点 点击:670次

  您有没有过这样的判了经历,自己或家人遇到疑难杂症想挂知名医院的黄牛号牟专家号时,打开网上挂号系统却总是定制手慢一步,眼看着专家号一放出来就秒空。抢号抢挂挂号要拼手速,软件原因除了优质医疗资源紧张外,判了或许还有一种情形,黄牛号牟那就是定制有人利用“抢号软件”,把抢挂专家号变成了获取不义之财的抢号抢挂商机。日前,软件北京市检察院就通报了一起利用定制版“抢号软件”,判了抢挂北京某知名医院就诊号的黄牛号牟案例。

  抢挂就诊号 犯罪分子网上定制“抢号软件”

  据办案检察官介绍,定制这起利用定制版“抢号软件”,抢号抢挂抢挂、软件贩卖专家号的案件,主要被告人为敬某和张某某。敬某是一名号贩子,张某某在网上开了一家承接软件制作业务的店铺。2019年4月,敬某通过网络找到了张某某,提出想开发一款能抢挂北京知名医院就诊号的软件。

  两人最初瞄准了北京协和医院的挂号系统,但是由于张某某无法攻破该挂号系统的技术壁垒,所以他们又打起了另一家知名医院的主意。几次测试后,张某某最终开发出一款集抢号、退号、自动支付等功能于一体的App。

  北京市西城区检察院第二检察部检察官 栗英会:打开这个App之后,它会有一个登录界面,登录之后才是某医院App登录的账号密码界面。这样的话,再把需要抢号的患者在某知名医院注册的账号密码进行一个输入操作。登录之后就看到了一个挂号的界面,这个里面就跟咱们正常的挂号软件是一样的,能看到挂号的科室,还有挂号的种类,挂号的医生姓名,可以选择自己需要的医疗的号源,然后再点击自动抢号。

  北京市西城区检察院第二检察部检察官 栗英会:它是模拟人手高频点击,像咱们人手每秒可能点两下,但是这个抢号软件每秒可能能点几十次。就相当于我们排队挂号的时候,突然之间就10个人站到你的前面,所以在抢号的过程中,基本上我们是抢不到号了。

  半年抢占188个就诊号 层层加价转给患者

  北京市西城区检察院第二检察部检察官 栗英会:一般的话敬某加价是100元至300元,然后中间号贩子也是根据号源的种类不同,你比如说普通号可能加个200元至300元,专家号可能增加到300元至600元。然后特需号可能有一个更高的加价,相当于中间环节和上游就是层层加价,然后最后转卖给患者。

  因为熟悉该医院知名专家坐诊规律,敬某有时候还会主动囤积一些稀缺号源,再高价转给急需的患者。

  通过调取医院的挂号记录,以及敬某的支付记录,办案检察官认定,自2020年11月至2021年4月间,敬某使用该软件抢号188个,按每个号源最低加价100元计算,敬某违法所得超过18000元。

  北京市西城区检察院第二检察部检察官 栗英会:他是严重破坏了我们挂号系统大家公平公正挂号的这么一个功能,尤其是这些身有重病的这些患者。我们检察机关也是非常有必要去打击这种行为的。

  涉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 两被告被判刑

  敬某的行为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八十六条之规定,即“违反国家规定,对计算机信息系统进行删除、修改、增加、干扰,造成计算机信息系统不能正常运行,后果严重的”情形。张某某明知敬某贩卖就诊号而为其制作具有破坏性的软件并帮助其进行维护改进,其行为系敬某实施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行为的帮助行为,构成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的共犯。

  北京市西城区检察院第二检察部检察官 栗英会:根据相关司法解释的话,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情节严重的情况,其中的一种情形是违法所得5000元以上。那么敬某的行为已经达到了情节严重的入列标准,所以我们最后以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对其进行了起诉。

  加强治理 遏制网络犯罪向民生等领域蔓延

  北京市检察院发布的网络犯罪检察白皮书显示,2021年以来,北京检察机关办理网络犯罪案件共计8203件。这些案件主要呈现以下五个特点和趋势:

  一是数字经济新业态伴生犯罪增长态势明显。数字经济时代,互联网金融新兴模式的迅速发展,衍生出虚假投资理财App、虚假外汇交易平台、虚假期货投资平台等新型诈骗手段。披着“网络投资”的外衣行诈骗之实,严重损害人民群众财产安全。

  二是网络犯罪向民生领域侵蚀蔓延。包括利用定制版“抢号软件”抢挂知名医院就诊号,恶意抢占医疗卫生公共资源;在教育培训、资格考试等领域通过虚假宣传对特定需求人群实施“精准诈骗”。

  三是黑灰产业链为网络犯罪“输血供粮”。网络犯罪的黑灰产业链形态复杂多元,上、中、下游链条盘根错节、快速迭代,助推网络犯罪手段多样化、引流精准化、行为隐蔽化。

  四是匿名“洗钱”手段助推上游犯罪滋生。包括以为主播冲榜打赏为幌子,将打赏资金隐蔽回流至上游犯罪分子手中;利用虚拟货币的去中心化、追溯难等特点,以虚拟币交易的方式“洗白”赃款。

  五是互联网企业数据安全存在风险隐患。一方面,犯罪分子通过“撞库”、网络“爬虫”和“钓鱼”网站等方式非法获取企业存储数据;另一方面,互联网公司、通信公司等持有客户核心资源的单位内部员工,利用职务便利非法获取公司数据并出售。

  北京市检察院第四检察部主任 杜邈:依法严厉打击涉民生领域网络犯罪,从严惩处利用网络诈骗老年人、销售假冒伪劣商品、抢占医院号源、协助考试作弊等犯罪。依法严厉打击“网络暴力”“网络水军”,网络侵犯公民个人信息,制作“黑客”软件、封装涉诈App,为电诈分子“吸粉引流”,利用跑分平台、虚拟货币、直播平台打赏“洗钱”等新型网络黑产犯罪。“四大检察”协同发力助推网络空间治理。(央视新闻)

作者:焦点
------分隔线----------------------------
头条新闻
图片新闻
新闻排行榜